2018年第十六屆葉圣陶杯作文大賽初賽佳作-江南的舟影塞北的風



自主招生在線團隊整理2018年第十六屆葉圣陶杯作文大賽初賽佳作,供大家鑒賞。

2019年第十七屆葉圣陶杯作文大賽初賽正在報名中,自主招生在線團隊整理2018年第十六屆葉圣陶杯作文大賽初賽佳作,供大家鑒賞。

江南的舟影塞北的風

□ 鄭維宇(山東省萊蕪市四中高二)

江南夜色下的屋檐小橋,讀不懂塞北的原野。

——題記

作為北方人,夢里卻總有一練春水、一剪舟影,總在輕微的搖晃中,去觸摸水鄉與生俱來的恬靜與安然。

一直覺得,與江南的小橋流水最相稱的,還是烏篷船。她樸素的身影,為清靈脫俗的江南,籠上了一層溫柔的煙火氣息,最能在平淡中觸動人心。一如江南,繁華富饒與歌舞升平只是她的一部分,而千年以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安寧祥和才是江南最真的樣子啊!

都說江南的水有靈氣。的確,綠如藍的江水孕育了江南的美麗,宛如總是在水中央嫵媚的芙蓉菡萏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。但是烏篷船卻可以,她是江南旖旎風光中極其親切的一部分。

很想坐著烏篷船去聽一次魯迅筆下的社戲,哪怕是老嫗喋喋不休的嘮叨都可以。吳儂軟語咿咿呀呀,戲臺子上灑下暖橙色的光暈,枕在四壁泛著潮濕水汽的烏篷船里,隨著船身搖搖蕩蕩,耳邊是檣櫓與水面碰撞時發出的嘩啦啦的清脆水聲。原本靜止的水,仿佛也因這聲音,而突然流動,活了起來,思緒也隨著波紋一圈圈蕩開。晚風輕拂得恰到好處,眼皮越來越沉,越來越沉,最終與江南一起,沉睡在夢中。悠悠然,陶陶然,舟中吾且作遠來客,愿吾與舟,化作這潑墨山水畫中的一筆丹青墨色。

“水鄉三月千篷影,壟上斜飛燕紫煙。”線條簡約的烏篷船 ,極隨意自然地融入田園山水屋檐下,云天水色的丹青妙筆輕輕綴連,便自成一幅別樣的詩意畫。三月的江南,一路里煙霞鶯飛草長,在柳絮紛飛里進了我的夢鄉。乘一條素樸的烏篷船,嗅身邊花香陣陣,聽兩岸鳥語啁啾,賞沿路蝶舞翻飛,乃人生一大賞心樂事啊!

哦,江南,江南!

船身搖搖,潭影悠悠,流連于江南山光水色中的我,恬靜而安然。

從江南切換到塞北,我是需要調整情緒的。

每次讀到“塞北”這兩個字,我總是感覺到有一陣風,挾著亙古的深沉與冷冽,掀起漫天的黃沙,撲打在臉上,生生地疼。塞北的風,有席卷天地的瘋狂。歷史的舞臺劇在這無邊的大漠中上演著,刀光劍影,血雨腥風,他用寬廣的脊背承受著這一切,任黃沙隨風而起,又紛紛揚揚地落下,像是謝幕,又像是無人能懂的傾訴。

閱讀塞北,我是沉默的,我感覺到了塞北千年以來的寂寞,卻總隱隱約約感覺到這寂寞的深處還有一種深沉而強大的力量!他將過往沉淀在心底,將滿心的迫切與希望掩蓋在層層黃沙之下,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,他以一種雍和靜定的姿態等待著。他在等待什么?我不知道。或許是沙漠中偶爾歇息的飛鳥,或許是響徹千年、悠遠悅耳的駝鈴,又或許什么都不是。他只是等待著、沉默著,任心底那不安定的力量,時不時地掀起漫天狂沙。寂寞了千年的塞北啊,他的心思,又如何輕易能懂?

許嵩的《斷橋殘雪》中唱,江南夜色下的小橋屋檐,讀不懂塞北的荒野。的確,江南如一位眼波流轉、笑意盎然的女子,她如何懂得那鐵蹄踐踏的無情與寸草不生的荒涼?真正讀懂塞北的,怕是只有那些守衛邊關的將士了吧!夜晚寒風凜冽,鐵甲泛著冰冷的光輝,枕在大漠的懷中,聽他強有力的心跳與靜謐的低語,心中思念著親人,一滴清淚慢慢地滑過臉龐,消失在大漠中。堅韌強大的塞北啊,你濡養的是怎樣的鐵血男兒!

荒野無言,只有寒風在獵獵作響,如血般的太陽冉冉升起來了,萬丈的光芒,頃刻便灑滿了大漠的上空。

哦,塞北,塞北!

江南有山青水碧的秀美,塞北只有一望無垠的寬廣;江南有柔美恬靜的溫婉,塞北只有放手一搏的瘋狂;江南的細膩讓人沉溺,塞北的博大讓人淪陷;江南的熱鬧讓人迷醉,塞北的沉默令人屏息。

塞北在守護著江南,守護著中國文化的后院。

(指導教師:吳兆蘭)

【點評】

在本文中,小作者巧妙地將風格迥異的江南與塞北放在一起來寫,充分展開聯想與想象,借助“烏篷船”和“風”兩個意象,細膩地勾勒出一靈動一靜穆、一悠然一粗獷、一從容一悲愴、一繁華一寂寥的風格迥異的兩幀畫面。江南婉約動人,塞北豪放撼人,塞北像將士們一樣守護著江南、保衛著祖國的大好河山。文章結構布局很見功力,視角獨特,引人深思。飄逸灑脫而又極具穿透力的語言,如行云流水又如鐵板鏗鏘,讓人感覺雋永清新又酣暢淋漓。但是,在描繪塞北及將士們寂寥的筆墨較多,而作為塞北意象的“風”卻著墨較少,是否欠妥呢?

聲明:本文信息來源于葉圣陶大賽官網,由自主招生在線團隊(微信公眾號:zizzsw)整理編輯,如有侵權,請及時聯系管理員刪除。

    自主選拔在線掃一掃 關注官方微信
    ○ 致力于自招/綜評資訊服務
    ○ 復制   zizzsw   微信公眾號搜索關注
    3
    來源: | 原文鏈接 | 報錯?

   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-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