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第十七屆葉圣陶杯作文大賽初賽佳作-面對一只鳥的遐想



自主招生在線團隊整理2019年第十七屆葉圣陶杯作文大賽初賽佳作——面對一只鳥的遐想,供大家鑒賞。

2019年第十七屆葉圣陶杯作文大賽初賽評選結果已經公布,自主招生在線團隊整理2019年第十七屆葉圣陶杯作文大賽初賽佳作——面對一只鳥的遐想,供大家鑒賞。

面對一只鳥的遐想

山東寧陽縣第四中學高二李童飛

春末夏初的一個黃昏,沒有風。落日慷慨地把金燦燦的余暉灑在校園里,為高樓、為綠樹、為小路,為校園里的花花草草,鍍上了一層暖融融的金黃色。

我獨自倚靠在教學樓三樓的欄桿上游目騁懷,那株距離教學樓有五六米遠、末梢與三樓齊平的四季蒼翠的松樹又映入眼簾。忽然,一只鳥兒從遠處飛來,當它接近了松樹,逐漸地收起翅膀,雙爪敏捷地抓住了松樹尖兒上的枝葉——不,準確地說那應該叫松針。腦海里蹦出“松針”這個詞,我的心立時仿佛被真正的針尖扎了一下。那似乎應該很柔弱的樹的最頂端,能承受得住這鳥兒的分量嗎?或者,這可愛的鳥,能牢穩地停留在那似乎應該是很柔弱的樹尖上嗎?樹尖左右晃動了幾下,在我擔心它要被折斷的時候,卻又直立了起來;那只鳥也隨著左右晃動了幾下,在我擔心它要跌落的時候,竟然輕巧地站立在了樹尖上。呀,鳥和樹巧妙配合演出的這一幕,就像是春晚中高難度的雜技表演,令我驚心動魄之后,又嘆為觀止。只不過相比于人類演出的雜技,這是大自然中的奇跡。人類的各種藝術,比如雜技、舞蹈、音樂、繪畫,不都是從模仿大自然的實踐中起源的嗎?

我見過很多的鳥,見過很多停在樹上的鳥,但是,像這樣停在樹尖上的,還是頭一次見。那是一只什么鳥?它有成年麻雀的兩三倍大,整個體型就像是放大了兩三倍的麻雀,外表卻比麻雀漂亮得多。它的喙是粉紅色的,呈弧形彎曲,大約與它的頭部等長。它的頭部覆蓋著烏黑發亮的絨羽。它的眼睛因周圍有一圈紅色的絨毛,而顯得異常明亮。它脖子的絨色羽是翠綠的,背部和腹部的絨羽是橘黃色的,翅膀上的羽毛是黃褐色與乳白色相間。尾巴是灰黑色的長羽。我沒有見過這樣的鳥,我叫不出它的名字。它在樹尖停穩當了,正對著我鳴叫,那叫聲就像是清泉在深山巖石上流動的聲響,曲折婉轉。我也從沒有聽到過這種鳥鳴。不,它不是在鳴,鳥有鳥語,它一定是在對著我說:“你是什么人?我見過很多人,見過很多站在高樓上的人,但是,像你這樣依靠著欄桿對我驚訝的,還是頭一次見。”有了這種幽默的想法,我不禁笑了。或許它沒有這樣說,人連自己同類的心思都捉摸不透,鳥兒的心思,人又怎么能懂呢?關于這一點,有宋代黃庭堅《清平樂》詞為證:

“春歸何處?寂寞無行路。若有人知春去處,喚取歸來同住。

春無蹤跡誰知?除非問取黃鸝。百囀無人能解,因風飛過薔薇。”

好一個“百囀無人能解”,說盡了多少說不盡的人生惆悵。

哦,黃鸝?莫非,你就是黃鸝?是的,你大概就是黃鸝。

我知道黃鸝的名字,是從書本里開始的。

“兩個黃鸝鳴翠柳,一行白鷺上青天。”

耳畔驀然又繚繞起清脆宏亮的童音,眼前驀然又浮現出一群戴著紅領巾的少年手捧課本,齊聲朗誦詩圣杜甫的《絕句》的場景。思緒悠悠,我不禁又想起了快樂、天真、爛漫的童年。

對鳥兒的興趣,應該是從小學時的一篇課文——《鳥的天堂》開啟。巴金先生在文中所描寫的那棵“枝干的數目不可計數。枝上又生根,有許多根直垂到地上,伸進泥土里。一部分樹枝垂到水面”的大榕樹,仿佛一直生長在了我的心田里;所描述的那種“到處都是鳥聲,到處都是鳥影。大的,小的,花的,黑的,有的站在樹枝上叫,有的飛起來,有的在撲翅膀”的情景,仿佛一直銘刻在了記憶里。從那時起,我就一直很向往巴金先生所描寫的那樣的鳥的天堂,想見識見識自然界中各種各樣的鳥。

于是,上北方游京津,下江南游蘇杭,徜徉在青山碧水、古鎮園林之中,總是想著尋覓和關注各種鳥兒。尤其去年暑假在北京動物園呆了一天,專門游覽了北京動物園里的鳥苑,算是大開了一次眼界。然而,那里畢竟是人專門圈養、馴化鳥的地方,并是鳥的天堂,客氣一點說,那里是人化的自然,不客氣一點說那就是禁錮鳥的監獄。真正的鳥兒,應該屬于純粹的自然,應該像我眼前的這只一樣,自由自在地、無拘無束地在廣闊無垠的大自然里生活。其實我們的校園樹木高大蔥蘢,在這個小城里也算是樹木覆蓋率比較高的地方,因此也是鳥的聚居之地。不過,大多還是麻雀、百靈、烏鴉之類常見的鳥。對于黃鸝鳥,我還是頭一次見。

過去我所知道的很多的鳥兒,是鳴唱在書本里的。俗話說:“愛屋及烏。”因為熱愛鳥兒,所以也熱愛字里行間有“鳥”的詩詞歌賦、小說散文,覺得從中可以了解更多的鳥兒。我想,這種想法不唯我有,恐怕自古及今人皆有之。子不是曾經曰過:“小子何莫學夫詩?詩,可以興,可以觀,可以群,可以怨。邇之事父,遠之事君,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。”(《論語·陽貨》)孔圣人之言,于我心有戚戚焉。

于是,假期閑暇之余,沏一杯香茗,獨坐書房之中,走進書海籍山中。打開《詩經》的第一頁,汩汩奔流的河水、芳草萋萋的小洲映入眼簾,雎鳩鳥“關關”的叫聲不絕于耳。于是,翻動《詩經》的書頁,“肅肅鴇羽,集于苞栩。”“宛彼鳴鳩,翰飛戾天。”“黃鳥于飛,集于灌木,其鳴喈喈。”“雍雍鳴雁,旭日始旦。”“睍睆黃鳥,載好其音。”合上《詩經》,百鳥的喧啾余音繞耳,圓潤動聽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其中最打動我心者,是那“載好其音”的黃鳥,也就是黃鸝。

黃鸝,你從中國最古老的文化意境里展開翅膀、綻放歌喉,飛越千山萬水,飛越迷霧層云,飛進唐風宋韻里。

“漠漠水田飛白鷺,陰陰夏木囀黃鸝。”好一只黃鸝,你飛入“倚杖柴門外,臨風聽暮蟬”的詩佛王維的思緒里,化作幽雅清淡、物我相愜、情景交融的意境。

“映階碧草自春色,隔葉黃鸝空好音。”好一只黃鸝,你飛入“飄飄何所似,天地一沙鷗”的詩圣杜甫的詩句里,化作憤世嫉俗、懷才不遇、憂國憂民的沉郁頓挫。

“桃李無言一再風,黃鸝惟見綠蔥蔥。”好一只黃鸝,你飛入“欲穿花尋路,直入白云深處”的黃山谷的慧眼里,化作難容于世、厭倦官場、回歸自然的婉言詠唱。

“綠酒可人消永日,黃鸝多事管閑愁。”好一只黃鸝,你更飛入“平生鐵石心,忘家思報國”的陸游的不老初心里,唱出了一代詩人心系天下、壯志難酬、壯心報國的情懷……

好一只黃鸝,你竟然引起我如此離奇的遐思……

好一只黃鸝,你從哪里來?你又要到哪里去?

它當然是從自然中來,回到自然中去。也正是因為它來自于大自然,所以才引起我如此的遐思。面對自然中的鳥兒,我們人類多少會感到自己些許的幼稚。人類在征服自然又被自然報復之后,一直幻想回歸自然,融于自然。細想一下,我們會發現鳥兒比人更懂得怎樣與自然和諧相處,更懂得怎樣詩意地棲居。黃鸝鳴翠柳,鴛鴦睡沙暖,鷓鴣出深山,鳥兒就愜意地生活在天地間。鳥兒有翅膀,能自由自在的在青天綠地、碧水白云間自由地飛翔。“天空不留下我的痕跡,但我已飛過。”——鳥兒能毫不謙虛地這樣想,人能嗎?人們都說詩人泰戈爾是借鳥兒來寫人、以鳥兒來自喻的,我卻一直在想,這或許是詩人代為鳥立言罷了。鳥兒一直在原生態地生活,它們似乎比人更懂得生活的本意。人類社會有“房奴”,鳥類社會有“巢奴”嗎?鳥兒從大自然中取材,自由地把巢兒安在自己喜歡的一個地方,不攀不比,不懼風雨……

想到這里,我不由得向操場旁邊的樺樹林望去,在樺樹的枝杈間,正有一個一個的鳥巢,沐浴著夕陽,正有一只一只的飛鳥嘰嘰喳喳地歡唱。而我眼前的黃鸝鳥,踩著樹梢上下晃動了幾下,像極了跳水運動員起跳前在跳板上上下躍動的樣子。然而,這可愛的黃鸝并沒有往下跳,而是展開雙翅,向著遠方飛去,飛去,逐漸消失在遙遠的天際里……

(指導老師:李敏)

【點評】

這篇散文由棲于樹尖的一只小鳥寫起,寫了自己心中和鳥兒的“對話”,寫了自己在詩歌遇到的黃鸝鳥兒,寫了對小鳥“生活狀態”的想象,構思巧妙,語言準確、細膩,表達了對生活、對自然、對社會的細致觀察和獨特思考。本文獲一等獎。

聲明:本文信息來源于葉圣陶杯官網,由自主招生在線團隊(微信公眾號:zizzsw)整理編輯,如有侵權,請及時聯系管理員刪除。

    自主選拔在線掃一掃 關注官方微信
    ○ 致力于自招/綜評資訊服務
    ○ 復制   zizzsw   微信公眾號搜索關注
    1
    來源: | 原文鏈接 | 報錯?

   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-百度